欢迎来到齐家文化

齐家文化
互动交流

  • 原帖:张忠培先生与喇家遗址[2019-02-21 22:49:20]



      我们敬仰的张忠培先生,今天离开了他深爱的考古学。83岁其实还是走得太早。这是中国考古学的巨大损失!人都称张先生是著名考古学家,我更愿称他是杰出的考古学家。

      张先生曾对齐家文化有独到的研究,先生生前也对喇家遗址非常关心。

      记得,那次在杭州召开的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颁奖会上,喇家遗址被评为十大发现之一。张先生利用会议间隙,找我谈话。先生特别指出:喇家遗址的重要性就在于,突然的灾难发生,有可能留下一些极为珍贵的很难得的遗存,是考古发掘尤需留意的,它不是一般遗址都可以出现的,要特别注意这种最真实的考古发现和现象,它有可能给考古学带来全新认识或冲击。许多现象要非常认真仔细进行发掘,尽可能多保存各种真情实景的场面和特殊的现象,提供考古学更加直接的物证和科学研究的客观资料与信息。

      张先生的谈话勉励,无疑是在预先告诫我们考古队做好准备。让我们知道,很可能通过喇家遗址这样的突然因灾难而埋藏下来的古遗址,会有较大机会或可能,保存下来一些平常多半不能够保存的东西,这是需要考古学者特别加以重视和必须引起注意的。后来在喇家遗址被科学家研究鉴定,最终得以认定的一项重要发现——喇家遗址出土面条遗存,实际上就可以说是张先生的谈话所预料的特殊的难得保存下来的一类遗物。事实证明,张先生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超凡的认识水平,是有远见、很超前、极有预见性的。我们喇家遗址考古队,也是因其很认真地加强了对考古工作的专心细致和发掘能力的培养,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有意识到、并有充分的准备,抓住了这个考古中很难得的偶然发现的机遇。

      也正因为有张先生此前事先的指导、提醒,特别是我们自己能够较严格按照规范的要求对发掘的认真负责地工作,考古现场做得清清楚楚,对于发掘资料的归属,心里就自然有了十分的把握,也就不怕任何责问和挑刺,敢于以考古发现的事实为根据,对发现的遗迹遗物和现象,观察仔细,分析到位,认识准确。在喇家遗址面条的成果一度受到某些人们尖锐质疑的时候,也可以丝毫不为所惧,充分相信自己的工作,也相信喇家遗址这种特殊的灾难遗址就是有极大可能会出现特殊保存的现象,产生特殊的考古发现。

      除了张先生早有的鼓励,喇家遗址面条还得到了来自英国伦福儒先生的有力支持。随后吕厚远研究团队通过实验考古,还成功复制出了喇家遗址面条,事实胜于雄辩,多方面的补充研究也更进一步证明了喇家遗址面条的发现与研究具有科学性和可靠性。

      2007年夏季,张忠培先生在朱延平、杨晶、李伊萍等几位弟子的随同下,从甘肃大河家过黄河,一行来到了喇家遗址考古工地现场考察。一起陪同的还有甘肃和青海考古所的诸位领导。张先生的高兴溢于言表。他一见到我就冲我说,听说你在打假?我知道张先生说的是我在《中国文物报》上发表一篇短文,揭露一些人以假齐家文化玉器的出版物误导公众。当然我并不参与市场打假,只是首先站出来表达了一个学者的学术正义,对不道德欺骗行为和伪学术公开批评的一种态度。听得出来,这获得了先生的肯定和赞许。

      张先生喜欢看陶器,在考察遗址之后,我们把工地仅有的那间简陋的小库房打开,让他慢慢看,还把许多挑选的陶片标本,也都拿出来让先生在院子里仔细看。我陪在旁边,先生一边看一边提问,有的问题我答不上,只好坦率相告,听先生指点。张先生也一边看一边和我们大家聊。还记得先生对我们说的喇家遗址窑洞式房址,先生认真地与我们讨论起对窑洞与遗址地层之间相互关系的相关问题,交谈中,还不时对一些情况有过争论及思索。这些思考,反映了先生既熟悉考古发掘,更勤于思辨挖掘中的各种考古现象。

      回忆张先生在喇家村,他对喇家遗址的工作没有指指点点,也并未提出什么批评建议,对齐家文化的研究同样也没有抛出他的观点,他希望晚辈们自己多思考,并不强求全都要同意先生的观点,而是要根据考古新发现的事实提出新认识。但是,张先生显然有他自己的认知和眼光。对这个黄河边灾难埋藏的遗址,张先生更愿意看到在通常的遗址里看不到的现象和资料,那才是他最关注的喇家遗址。我认为,前次与先生的交谈,他就已经把关键要点都合盘托出给我了,需要我们在整理资料和新发掘的过程中,去理解领会并付诸实践。

      正是有张先生的嘱咐,所以对喇家遗址考古报告的编写,我们不能简单对待。

      张先生考察中还很关心大家,让各位一定不要以为年轻,就在发掘探方里跳上跳下。他自己就是年轻时为了工作方便,经常这样做,结果累积造成了身体腰部受到损伤,到老了表现出来才得到这个教训。其实估计这也是许多老考古学家大多都有的一个职业毛病吧。先生却把它上升到老师对学生、对后来者关怀的谆谆教诲,作为经常的话语,总不忘告诉给更多考古年轻人,特别是在第一线的考古学者,充满了一个老者对于晚辈的爱护备至。

      张先生曾是一个严师,而老了变得越来越慈祥,越来越亲切敦厚。留在我们大家心里的张先生,相信都一定是这样一个佛一样的慈善老人模样。同时,先生还总是一个思维敏锐、责任感极强的智慧行者,他的足迹几乎留遍了无数的考古工地和中国广阔的田野上。到处都是缅怀张先生的故地,到处都有纪念张先生的丰碑!

      今天,中国考古学哭了!

      愿张忠培先生您老走好!

      来源:转自微信公众号“喇家遗址考古”
    楼主:1107762511@qq.com

    藏品展示

登陆之后才能回复

关注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