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家文化

齐家文化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主页 > 夏禹文化
为什么说红山文化是中华古文化的“直根系”
时间:2019-01-25 21:09:27   点击率:94
   以牛河梁规模宏大的坛庙冢遗址群为中心的红山文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一个实证已大致取得共识。需要进一步讨论的问题是: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起源过程中,神权发达的红山文化是“个例”甚至“畸形”发展从而只限于当地,还是具有代表性和全局性;是“断裂”从而“自消自灭”,还是对后世产生过巨大影响。以为红山文化是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观点,就是对这个重大问题讨论的回应和深入思考。

  “直根系”是苏秉琦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红山文化考古新发现刚露头时,就明确提出来的。1986年9月苏先生在论述中国文明起源的裂变、碰撞和交融三种形式时谈道:“三种文明起源形式的典型地点大都在中原和北方,大都与中原和北方古文化的结合有关。所涉及的范围是从关中西部起,由渭河入黄河,经汾水通过山西全境,在晋北向西与内蒙古河曲地区连接,向东北经桑干河与冀西北,再向东北与辽西老哈河、大凌河流域连接,形成‘Y’字形文化带。”“它在中国文化史上曾是一个最活跃的民族大熔炉,距今六千年到四五千年间中华大地如满天星斗的诸文明火花,这里是升起最早也是最光亮的地带,所以,它也是中国文化总根系中一个最重要的直根系。”

  对于红山文化及有关遗存为什么是中华古文化的直根系,苏先生进一步解析:“以玫瑰花图案彩陶为主要特征因素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与以龙鳞纹图案彩陶为主要特征因素的红山文化,这两个不同文化传统的共同体的南北结合是花(华)与龙的结合。从中原区系的酉瓶和河曲地区的三袋足斝的又一次南北不同文化传统共同体的结合所留下的中国文字初创时期的物证,到陶寺遗址所具有的从燕山北侧到长江以南广大地域的综合体性质,表现出晋南是‘帝王所都曰中,故曰中国’的地位,使我们联想到今天自称华人,龙的传人和中国人。中华传统光芒所披之广,延续之长,都可追溯到文明初现的五千年前后。”

  “直根系”的概念如从考古文化特征分析,及其发展演变过程和周邻考古文化的联系,这方面已多有学者论证。从查海-兴隆洼文化到红山文化,从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到夏家店下层文化,其间考古文化特征虽不完全衔接,但总体演变脉络是清楚的,并不存在断裂。红山文化对当时和后世的影响如龙鳞纹彩陶和玉雕龙等造型有在中原等地区的长期延续。

  红山文化和中华古文化同样具有高度发达的祖先崇拜这一特征。中国没有传统的宗教,以血缘为纽带的祖先崇拜是中国人信仰和崇拜礼仪的主要形式,也是中国文化传统的根脉。安阳殷墟西北岗王陵区内上千座祭祀坑和卜辞中对先公先王各类祭祀礼仪的记载表明,商代的祖先崇拜十分发达,为国家重典,礼繁而隆重,向前追溯到史前时期顺理成章,但目前所知的史前文化中,只有五千年前的红山文化可以与之有较为紧密的衔接,可见,红山文化作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发达的祖先崇拜是一个主要实证。

  祭祀遗存的规范化和崇拜礼仪的制度化,也是理解红山文化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重要方面。苏先生最早注意到辽西地区的红山文化,是东山嘴遗址的发现。其实,苏先生在实地考察东山嘴遗址之前,就从了解的情况中敏锐地察觉到,这个遗址虽然规模不大,但选址在面对河川和大山山口的高岗、布局为以中轴线南圆北方左右对称,这完全不同于诸史前文化,却与后世建筑、特别是礼仪性建筑的布局相近。1983年7月底,亲临考察东山嘴遗址期间,他已谈到五千年文明起源甚至五帝传说,紧接着就将红山文化祭祀建筑的功能与文献记载的中国古代帝王祭祀的禘、郊、燎相联系,又有红山文化坛庙冢类似于明清时期北京的天坛、太庙与明十三陵的提法,都是把红山文化建筑址(也可包括墓葬和随葬品)的规范化和祭祀礼仪制度化视为中国传统祭祀礼仪的源头所在,当然也是理解红山文化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又一个重要方面。

  我们曾将红山文化概括为六个字:“坛庙冢”和“玉龙凤”,就是从追溯中华文化传统源头的角度考虑的。红山文化作为史前两大玉文化中心,其玉器既有强烈的区域特征,又对当时和后世有深远影响,所以在红山文化这个中华古文化直根系中扮演着主要角色。

  红山文化玉器的基本类型与组合,以动物形玉、勾云形玉、斜口筒形玉器和玉环璧这四种主要题材为例,前三种都有高度抽象化的同时又高度规范化的特点,如玉璧外方内圆边薄似刃的作法在中国古代玉璧中独树一帜,但在红山文化中都整齐划一。我们曾提出当时应有思想观念的制约,是为红山文化玉器造型规范化背后所反映的社会关系和思维观念的制度化趋势。

  这里要特别提到动物形玉中的龙和凤题材,红山文化玉器中的龙凤造型都已定型化,玉雕龙与商代玉龙在造型上一脉相承。玉凤的翅与尾的表现方式也与商代青铜器上的凤鸟纹如出一辙。尤其是已出现龙凤合体的题材,其设计之精妙、神态之成熟,作为后世玉器基本造型的龙凤玉佩的祖型,是红山文化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一个显著标识。

  同玉器规范化和制度化有关的,是红山文化特殊的埋葬习俗,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现象是唯玉为葬。玉器作为古代墓葬随葬品,从史前时期到历史时期,见于全国各地各个考古文化,但都为同其他文化因素,如陶器、石器、青铜器共存,唯红山文化有只葬玉器而不葬陶石器的现象。而且聚落和墓葬的等级越高——如在牛河梁这个最高层次中心和其中的大型墓葬——此葬俗越为突出,可知是很具代表性的葬俗。玉器是一种赋予思维观念的非实用器,有别于来自生活和生产等具实用性的其他随葬器物。独以玉器为唯一随葬品而“排斥”其他,当反映红山人精神重于物质的观念。

  礼的源头,是理解红山文化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第三个重要方面。王国维释“礼”字的初型为“以玉事神”,李泽厚引刘师培“礼源于俗”论证由巫而礼。红山文化“唯玉为葬”的习俗和祭祀遗存的规范化和崇拜礼仪的制度化(礼为其集中体现),是礼起源于史前时期最为典型的证据。这样,红山文化和红山文化玉器就同中国传统的礼制挂上了钩。

  一般认为,礼是从夏商周三代开始的,随着文明起源讨论的开展,有学者提出龙山文化时期已有礼制,现将中国传统礼制的起源追溯到五千年前的红山文化,这就再次确立了红山文化在中华文化总根系中的直根系地位。(作者:郭大顺,辽宁省文物保护专家组组长)

  作者:郭大顺,系辽宁省文物保护专家组组长

  原文刊于:光明网-光明日报2019-01-24
返回顶部 关注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